snowind

【浩珉】你的味道 (上)ABO设定

ABO A×O

快递员×小说家

伪性冷淡风

没有文笔

“沈昌珉,你的发情期是不是快到了?”

“大概吧,我闻不到。”

是的,沈昌珉确实闻不到,这对他来说有点难,腺体受损,散发的味道比普通的Omega淡很多,更是无法怀孕,发情期的间隔时间也长很多。

但是他的味道实在是太淡了,平时与他接触的人闻不到不说,连他自己都闻不到。据沈昌珉回忆,上次发情已经是大半年以前的事了,而且是毫无征兆的发情。他正在辛勤的工作着,突然身体一软就倒在了电脑桌前,意识模糊不清,只是隐隐约约闻到了雨后草地的味道,潮湿又清新。

沈昌珉是在孤儿院长大的,为人冷淡却不冷漠,孤儿院的孩子都知道有一个总是独来独往的小哥哥,长得瘦瘦高高,五官好看得要命,尤其是眼睛,总是亮晶晶的,还经常从口袋里变出糖果安慰被欺负的小孩子,尽管是面无表情的安慰人,但盯上那双湿漉漉的眼眸,小孩子便能渐渐安静下来,好似这双眸子能安抚得了天大的委屈。

所有人都觉得沈昌珉应该分化成一个安安静静的Beta,或是分化成一个不怎么强势的Alpha,然后找一个和他性子相合的Omega,过着平淡幸福的生活 。

然后,他分化成了Omega,还由于被误打Alpha抑制剂,使得腺体受损,味道寡淡,无法生育。

“我们已经努力修复这位先生的腺体,但实在可惜,他以后散发的气味除了他自己能在发情时闻到以外无法再吸引其它Alpha了。”医生一脸可惜地说。

这种程度的医疗事故,让沈昌珉获得了一大笔补偿金,成年后他离开孤儿院,在城郊买了一套房子,平时一个人浇浇花养养草,发情了就打一针抑制剂。以Beta的身份写写文章,赚了一批粉丝,不愁吃穿。

他没有伴侣,也不指望有伴侣,他只希望可以用他前半生旁人眼中的不幸,换来他后半生的安稳生活,哪怕是他一个人度过的也好。

直到后来,他遇到了郑允浩。

“先生,恕我冒昧,您似乎快到发情期了。”

郑允浩在接过签过名的快递单后,犹豫的说道。

“你闻得到?”沈昌珉抬起头,有些不可思议。

“是的先生,而且味道非常浓郁,大概是雨后草地的味道,您住得有些偏远,这附近应该就您一位Omega,我可以确定是您。”郑允浩一脸认真。

“谢谢你的提醒了。”沈昌珉笑了笑。那天的天气很好,阳光泼洒在树林里,暖洋洋的,像沈昌珉的笑容。

郑允浩一愣,也笑了,是发自内心的微笑:“那么注意安全先生,祝您生活愉快。”

沈昌珉从抽屉里拿出抑制剂,郑允浩骑着车赶去下一家送快递。

“那个人笑得真好看。”这是两个人的共同想法。

后来,沈昌珉的包裹不知为何多了起来,郑允浩也就老是往沈昌珉家去,一来二去,两个人就成了朋友。当沈昌珉完成一天的写作、郑允浩送完一天快递后,两个人就聚在一起谈天说地,无话不说。他们像是多年不见的挚友,有聊不完的话题;又似乎是共同生活了多年的亲兄弟,举止动作无不默契。郑允浩欢喜自己有了交心的人,沈昌珉看见他平淡生活中的光亮。

暧昧的气息在二人周围升起。谁先看上了谁的眉眼,谁又对谁动了情,这似乎不太重要。重要的是,两人中间的那层薄纸,就摆在那里,谁也不肯捅破,任由那层薄纸骚动两个人的心弦。

“在一起吧。”沈作家签完邮递单以后,云淡风轻地说。

“你说什么?”郑允浩一愣,脸上带着些不可思议,眼底却是掩藏不住的惊喜。

“我说,我们在一起吧,过一辈子的那种。”

“唔……”

郑允浩一把抓住沈昌珉,柔软的唇瓣被强势的吻住,舌头霸道的冲进口腔,唇齿间互相依偎着,良久才依依不舍的退出来。

“好啊,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
第一次标记的时候,因为沈昌珉不在发情期的缘故,郑允浩尽可能抑制住本性,对沈昌珉的动作细心又温柔,生怕他怀中的人受到伤害。沈昌珉对于这样的温柔承受不住,他抱住自己的爱人,不断喘息着,享受着迷迭香的味道。

直到二人都达到巅峰,郑允浩一口咬破沈昌珉颈后的腺体,潮湿草地的味道与迷迭香的味道交融混合,二人就在这样美妙的味道中沉沉睡去。

而现在,我们亲爱的沈先生的发情期似乎终于到了。

第一次在lof发文,多多包涵。
车在下篇。

记忆力似乎越来越差了,所以明朗的心情,在记忆崩断的一瞬间烟消雾散。
我在哪?我要做什么?过了很久很久依然记不起来。
胸前心脏剧烈的跳动提醒着我还活着,可是我的手为什么在颤抖呢?我的腿为什么在颤抖呢?啊,我错了,我的全身都在颤抖。
大口的呼吸只为了减轻窒息感,胸前的重石只有不断的累积再累积。
我现在是在深海里吧,不然这种溺水感是从哪里出来的呢?还有我上下不断打颤的牙齿。
我冷吗?我热吗?这里是天堂还是地狱?
可惜,我所在人间。
一天二十四个小时,我只有六个小时才能保持着这样的清醒,清醒的认识到生理和心理双重痛苦。
其余的时间啊,是在混沌中度过的。
我沉睡,我浅眠,我昏迷,我神志不清。
我总是会做梦。
我会被人暗杀,会被人鞭打,会被人囚禁。
大大小小的钉子会被嵌入体内,我却感受不到疼痛,每见到一个人,我就拔出自己的钉子。他们说我很痛,我看着钉孔中不断流出的鲜血,沉默不语。
在梦里,感情时而热烈活泼,时而冷陌似水。
被人背叛出卖时我尖叫、嘶吼、不可思议;看着贫困山村里的孩子挖开深厚的土层,挖出因瘟疫深埋的死猪,大口咀嚼着,我面无表情。
做梦为什么会哭醒呢?
一边抽噎一边思考的我。
这样的悲伤太过于真实。
不人不鬼的一天又要过去了。
我终究沦为药物的奴隶。
我热切地希望着,又狠毒地诅咒着
我能看见明天的太阳。

即使被蝈蝈吃得表皮近无,下半身薄如蝉翼,内脏清晰可见,但双肢还在微微摆动,头还时不时颤抖的蚂蚱好可爱!
我永远喜欢它们!

今天也画出了一幅非常好看的图画
伴奏是楼下女人喊骂殴打和孩子的哭喊声
美妙

我每天都会在这一时间犯病吧?
我只能浑浑噩噩的活下去了?
活下去吗?
活下去?
我的身体在被一点一点的吞噬啊
即使表面不说
我也知道
我越来越严重了
想看到鲜血和泪水混合起来的颜色
很好看
啊 我似乎更糟糕了
鼻子逐渐感到发酸了呢
外面的乌云在吞噬天空
我也快要被吞噬掉了
我还能等到你吗?
令人深思的问题啊
这就是无法逃避的命运吧
我生于此 亡于此 葬于此